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游戏加载中_ 187 崩坏的神21-

时间:2021-05-28 12:3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龙柒小说游戏加载中 187 崩坏的神21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j之前手里拿着一个铁盒, 此刻那盒子摔在了地上,里面的画具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这么大个动静,下面的俩斜齐齐抬头, 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又看到了和自己一般无二的脸,大斜怔了下, 小斜是明白的, 他还向他问好:“j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俩以前认识,谢汐能找到j斜还是小斜给的线索。

    大斜只看了j斜一眼就警惕上了, 当然他面上神色未变, 还起身打了个招呼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夹在中间的谢汐只想紧紧抱着宇宙母亲,和她缩成一团,离这些“凶神恶煞”远一点。

    j斜回过神来,他弯腰收拾了一下铁盒,走下楼梯。

    他面上有意外,但却绷住了,向两人问了好后, 他看向小斜:“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。”言下之意是, 你这个叛军首领怎么会出现在总统府?

    小斜就是再聪明, 也想不到j先生的那位忘不掉的爱人是谢汐!毕竟在常规脑回路里,感性只能和感性谈恋爱, j那样刻骨铭心的爱情,怎么会是和理性?所以小斜一点儿都没怀疑。

    他道:“大难当前,其他的也顾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谢汐心里嘀咕:可你却顾得上表白!

    j也没太意外,他问了另一个问题:“原来你是感性?”他都听到了, 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小斜到底年轻,表白被熟人听到,还是不好意思的,他点头道:“抱歉,之前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对j说的也是对谢汐说的。

    j神色复杂,谢汐更复杂!

    早不表白,晚不表白,偏偏在拯救宇宙这个节骨眼上表白,万一斜们罢工了可怎么办!

    还好j斜比谢汐想象中还要能装——毕竟是江斜。

    除了因为年纪而略显稚嫩的小斜,其他两人都是老狐狸了!

    j斜好心提醒道:“总统先生是个理性,你向一个理性告白,是不可能得到回应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刚好替谢汐解围了。

    谁知人家小斜无所畏惧,认真道:“我知道,但是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谢汐,说道,“我就想告诉你,我喜欢你。”一双靛青色的眸子像溢满了阳光的海水般,包裹住了谢汐。

    谢汐这个假理性少不了一阵心颤颤。

    毕竟是心底爱着的人,这么直白热情的告白,哪受得住。

    一旁的大斜轻笑一声,声音很低,带着丝丝凉意,可是却意外得好听,仿佛一片美丽的雪花轻飘飘地落在了耳朵尖上。

    谢汐一下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大斜为什么这么沉得住,为什么这么不当回事,为什么这么胸有成竹,因为

    谢汐干巴巴地开口:“你还小。”

    没错,眼前的小斜虽然和谢总统一般高了,但他的确只有十五六岁,是个未成年。

    且不提谢汐的性别,即便是感性,也不可能和一个未成年谈恋爱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年龄问题,所以大斜才这么无所谓。

    小斜再小也是斜,机灵得很,他下一句就是:“等我成年,你”

    谢汐心猛跳,很怕他接下来的话,好在有人比他还怕。

    大斜拧眉打断他:“别为难他行吗,还是说你想借此威胁他。”

    谢汐忍不住在心里点个赞,好样的大斜同志!

    小斜立马道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大斜道:“那你为什么要现在表白?马上要去出任务了,你让他怎么回复你?拒绝了你会不会心生不忿,任务中出乱了怎么办?不拒绝的话,他又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小鬼。”

    谢汐懂了难怪大斜要让小斜去看那片子,他料到了小斜会“吸取”影片的经验,直接告白,可惜眼下的时机和小斜的年纪以及谢汐的性别,都导致这次告白不会有结果。

    他此举不仅让小斜受挫,还意外地拆穿了梦游的伎俩,更让谢汐知道了小斜的性别,根据理性和感性的规矩,谢汐以后肯定会离他远远的。

    重点是哪怕之前有过上床的念头,现在也绝对不能有了!

    如此一箭n雕,谢汐佩服个鬼啦!

    自己算计自己很开心啊?

    谁要看他们自己给自己挖坑,自己跳进去,自己还要幸灾乐祸地看自己吃瘪!

    相较而言,沉住气没暴露自己的j斜还挺置身事外的。

    即便福尔摩斯如大斜,也不可能猜到j斜和谢汐还有那样一段情。

    他要是知道了,估计会改变策略,先拉拢小的对付大的,毕竟从各种意义上来说,正值壮年的j斜威胁更大,大斜和小斜这个“老弱”组应该先一致对外,再慢慢内斗。

    谢汐想完这一些,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翻个白眼:他现在是真的经验丰富,都能猜到十步开外的“棋路”了!

    因为大斜的“运筹帷幄”,场面勉强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小斜道:“总统先生你放心,我会好好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他没再提表白的事。

    谢汐松口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不敢多说,怕引起什么可怕的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大斜道:“晚餐好了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俨然是一家之主的模样,没办法,他毕竟当过总统,对这个总统府比谢汐还熟悉

    谢汐没忘了j斜,说道:“走吧,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j斜看了大斜一眼,明显心生疑窦。

    年轻人,不用看也不用怀疑,他是个感性没错的!

    去了餐厅,看到正中央那副绚丽的风景画,j斜嘴角扬了扬。

    又是他的作品,他还记得创作这副画时,谢汐陪他在森林里住了一个月,两人还在树屋里当了一阵子原始人。

    谢汐对于那段甜腻腻的记忆是快进的,但他的脑子连光速都跟得上,不用提那样的快进了,所以他看得明明白白,知道j斜想起什么。

    谢汐生怕他一个感慨,说露馅,再敲碎这勉强稳住的薄冰。

    谢汐转移注意力,说道:“都坐吧。”

    很快谢汐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么个长桌,要怎么分配座位?

    如果只有三个人还好说,谢汐做桌头,大小斜在两侧,可如今是四个人,势必有一人会离谢汐较远

    谢汐面无表情地想着:

    为什么会是个长桌?他们需要的是一张正方形的桌子,吃完饭还能三不缺一地摆个长城,呵呵!

    大斜还在针对小斜,说道:“感性就和感性坐一起吧,离远点也安全。”

    这是直接把小斜和j斜凑做堆,剩下他和谢汐坐一边吧。

    算盘打得噼啪响,只不过

    小斜是鱼死网破型的:“难道你不是个感性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j斜心猛地一跳,努力装出来的平静有些崩。

    江斜是感性?这位谢汐的前伴侣竟然也是个感性?

    这事情复杂了!

    谢汐是早就知道的,所以面不改色,大斜也不慌,只讽刺地勾下嘴角,觉得小斜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货,这样谁都讨不到好处。

    j斜绷不住了,他笑得挺勉强:“江先生怎么会是感性?”

    小斜冷笑:“他装了半辈子,恐怕也不记得自己是个感性了。”

    大斜更狠,说话的声音轻缓,说出的话却惊人:“我是为了和谢汐结婚,才装成了理性。”

    j斜:“!”

    谢汐破罐子随便摔了,他起身道:“你们都是感性,你们坐一起吃,我去那一头。”合情合理合乎逻辑,他去长桌最远处独自一人吃饭,还清静。

    那仨斜哪会让他走?三人异口同声道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谢汐:“”

    大斜道:“出任务后,我们也得天天在一起,早晚得适应。”

    小斜和j斜都纷纷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谢汐道:“那到底要怎么坐?”

    大斜起身道:“你坐,我去那边。”他坐到了小斜的左手边,和谢汐中间隔了个小斜。

    这样是最聪明的做法了,以退为进,还监视了“情敌”,大斜不愧是当过总统的人,厉害

    厉害个鬼啊,有这脑子不去拯救宇宙,竟想些乱七八糟的了!

    心思各异地吃完饭,奇迹般的是,几人都说累了,各自回屋休息了。

    谢汐冷不丁落单还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他去了书房处理这今天落下的工作,大约一个小时后,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谢汐只得先放下手头的工作,说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来人是j斜。

    谢汐也不意外,他猜得到这位肯定一肚子话要说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,j斜开门见山问:“他们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谢汐说的全是实话,一个字都不掺假,把来龙去脉给说了个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j斜眉头微皱:“没想到他们都是感性。”

    谢汐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j斜看向他,目光如炬:“你为什么会选择江斜当伴侣?”

    谢汐:“”

    j斜道:“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谢汐真不敢说透过他看到你这种话,他怕哄住这个,炸了那个,只能含糊道:“就是遇上了。”

    j斜也没逼他,反倒温声道:“没事,我知道你都忘了。”说罢他握住了谢汐的手。

    谢汐是不会抽出来的,哪怕他此刻心有点惊,肉有点跳。

    果然他们早早回屋,所谓休息,就是为了避开对方来找谢汐私聊。

    j斜第一个,第二个是大斜。

    要命的是大斜因为是谢汐的大半个朱黎,所以有书房的权限,他直接进来了,说道:“小汐,休息会儿吧,喝点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看到了十指相扣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谢汐觉得现在抽出手也晚了,就这样吧,反正都是一双手。

    大斜果然稳得住,看到这样的一幕,还能风平浪静道:“我以为这里没别人,所以就进来了,是不是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j斜握得更紧了,他道:“江先生不是休息了吗?”

    大斜道:“j先生似乎也没休息。”

    j斜笑笑,说道:“小汐没睡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亲昵的称呼等于宣战了!

    大斜眉峰一扬:“他十三岁就追随我,我倒是从不知道他认识一位感性画家。”

    味快藏不住啦!

    神奇的是,身处出风暴中心的谢汐,竟然安全得很。

    j斜看向谢汐,温柔道:“这一个轮回不太熟悉,但第一个轮回我们是厮守了一生的伴侣。”

    大斜眸色沉下。

    “哦,”j斜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,说道,“总统府的很多作品,都是小汐在我身边时我创作的。”

    大斜薄唇微扬,说道:“进入轮回就是新生,j先生何必拿早就忘记的过去来打扰他新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j斜笑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大斜怎么也猜不到理性会懂得爱情,所以说道:“更何况你们一个感性一个理性,又哪来的厮守?”不过是凑合过日子而已,谁还没有过?

    j斜等得就是他这句话,他慢慢说道:“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,不就是厮守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大斜瞳孔猛缩。

    j斜看向大斜,笃定道:“在第一轮时,谢汐是爱我的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谢汐(超凶):你闭嘴!回头他俩罢工了,我把你一切为三去凑数!

    晚上见,哈哈哈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